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风中之城
2020-02-28 18:25:1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风 今夜无月,只有几颗灿烂的孤星, 我站在风筝之顶端,闭上双眼,听到摇摆的风将丝线抽得很长,很长。 空濛的云朵从空中一点一点地

  风 今夜无月,只有几颗灿烂的孤星, 我站在风筝之顶端,闭上双眼,听到摇摆的风将丝线抽得很长,很长。 空濛的云朵从空中一点一点地剥落, 如残叶一般飘坠,划过我的身畔,没有巨响,也没有水花,就象沙漠中被沙丘吞没的生命。 曾经君临天下的那颗星低垂眼睑,分明是迟暮的老人,其余几颗刻上了细微的诗句,而我纵使采下一篮星星,又将何处安放?我怕我颤抖的手握不住那些婉润的光华,更怕它们从我的指间渗透。  绸缎般的丝线将我拉得很紧,脸上竟感觉不到凌厉如刀的风,只将目光落在星罗棋布的大地上,我分不清哪里是湖水,哪里是山峦,我想我只能看到一朵红红的玫瑰。 风渐渐止歇,我盼望自己是那些云朵,从空中一点一点地剥落。

  中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心如桔子一瓣一瓣被剥下,无核剩下。枇杷时节,杨柳岸边,欢笑填满了空气,其中也夹杂了我空洞的笑容。  我弯腰沉思,象一个正在写生的画家,轻纱般的河水躁动着大海的不安,因为这条河是意外的咸。

  河对岸是一片柠檬色的向日葵,我的画笔却描成了昏黄黯淡,以及被烈日灼伤的花籽,仰望远方,竟还有缤纷诱人的烟花升空。 黄昏不可避免地到来,我小心地将手中的画洒入河水,看着它在水中挣扎,随波逐流,画上的几株向日葵在夕照的投射下,发出微弱的荧光。 我忽然惊恐地发现,所有的浪漫象一篮桔子散落在地,滚入河中,追逐那幅无望的画。我仓皇逃离,在网断结散之前。

  之 乐与之时,恍如烛灭,凤凰台上的箫声依然清莹,昆仑山下的岩石却已磨平。 往事最堪伤,却总忆繁华,曾经的景象如一个影子,只要有月光的地方,便会随时跳出来,我无法摆脱,也不愿摆脱。 痴迷与幻觉就象被剪断的窗帘轻盈地滑落,然后铺在地上,我的脚牢牢地定在那里,不肯挪动一步,但我知道山那头也有人在那里望着明灭的烛光。 我不知道手中的书掉落在地,厚厚的书页纷乱地散开,我再也找不到那个续点,以及起始的地方。空中傲然的诗句化作一场雨,湿润了青草,但第二天,雨水就会被阳光蒸干,不留下一点痕迹。 那个夜晚,一把利剑插进我的血管,我看见美丽的剑穗在风中颤抖不已。

  城 铅色的天空走向无际,春水逶迤东行,环绕一座白色的孤城。墙上凹凸的壁画含糊不清,却又赏心悦目,我的手按住粉白的墙,忽然想唱起一首歌,那首梦中的歌,可我窒息得发不出声音。 我走上城头,碧蓝碧蓝的天陲上悬着一个粉红色的太阳,我看不见远处的荒凉,荒凉却看不到尽头。我举起火把,放在城的最中央,这是一座花园,地上的雏菊和玫瑰交互而生,却又贴背相向。 我走出城门,很慢很慢,回首望去,白色的城中火光冲天,烈焰的颜色血红透明,红得象一朵玫瑰。 忽然想起康德的名言:每一次破坏都是向更高级生命的过渡,我惨笑得双手掩住了脸,我知道,从此,风中无城。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天堂梦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