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闲看月色里的贪恋(上)
2020-02-28 18:26:0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在月色下钓龙虾,一钓大半夜。仁最近迷上了这个。有的龙虾确实很大,都有我的手长。看着十几个二十几个的在盆里爬,听着他们讲龙虾如何

  在月色下钓龙虾,一钓大半夜。仁最近迷上了这个。有的龙虾确实很大,都有我的手长。看着十几个二十几个的在盆里爬,听着他们讲龙虾如何紧紧的抱住鸡屁股,被拉着向前,向前到网里,或者被拉着拉着突然拉到岸上,这些听来的细节让我终于想去看看了。

  那时近六点,天还有亮色,我被安排拎桶拿网,弟弟和仁拎着挂着肉的竹竿。他们说太亮了,要等着天黑的时候才能照见,所以啊,我就坐在小桥上钓鱼。我把竿上绳子摇晃着的肉沉到水中,顿时一些小鱼就跑来用嘴撮来撮去的吃,当然也有吃素的,来到肉旁,赶忙就悠游到别处了。我坐在这里喂着蚊子,喂着小鱼,一会儿浑身都起包了。无论怎样有趣好玩的诱惑,我坚持撤退了。

  这天晚上仁又要我去,他非要我去玩。半天,我勉强同意,心里想去荷塘里赏月也不错。我们刚出门,隔壁的俩个女孩子也吵着要去抓龙虾,其中一个还骑车回去拿了手电。女孩多了,走林荫路都叽叽喳喳的一惊一诈,那绳子上的肉摇晃到谁的大腿,谁都又跳又叫。七点多钟的荷塘还挺吵,月色好的连我团扇上的林妹妹倚坐在琴台旁的愁容都能看清。我摇着扇,拿着花露水,多半是坐着。我的后腰蹲下或者低头都有点痛,所以都笔直的走着或坐着,为了不停,有时直挺挺倾着身子,伸着脖子去看,有时被逗笑了,身体颤抖引起的腰痛让我哭笑不得。一个女孩拎袋子,一个女孩拿手电。果然是天黑的原故,手电闪晃处确实总有龙虾。弟弟到底年轻,钓着钓着没了耐心,下水去用手抓,有时少不了挨上一口。照龙虾的人还真有几拨,当然更有意思的是大人领着孩子抓萤火虫。整个林里格外的吵闹。战果不错,一会儿七八个就抓到了,因为一个竿子上的肉被个聪明的龙虾夹走了,另一个竿子上的肉被龙虾夹去了一半,只得打道回府。

  盆子底又和以前一样,一层层小虾似的虫,都是它们的孩子,这些孩子便是放到水里也活不成,它们要长在妈妈的肚子底下。看着这些东西,时而的会伤感。要是这些家伙都会装死就好了,就像那天的死而复生。那天仁拿给朋友前,一只装死,他扔在台上。我歪在床上伴着窗外的鸟鸣看书,却被咚的一声惊坐了起来,原来它摔在地上,在爬呢!后来就扫到盆里,放进了洗衣塘。那天弟弟还用手抠泥洞,手抓了小鱼,还捡了别人掉的鱼,这些鱼在虾群里被压着咬着夹着。我很气,想着它们被虾粉身碎骨,拿着筷子把那么多龙虾从盆里夹到筒里,很怕,就是忍着没叫,到底夹完了。鱼有几条活了,就放到了洗衣塘。物取来尽其用,那么还有情可原。可我们都不吃。仁是吃的,我说要吃也不能在家吃。我打趣他,若吃了可就别再亲我的嘴,我想我会恶心。仁说用热水烫死,让我用刷子弄干净,我无论如何也不肯,那样觉得晚上定要做噩梦,那个东西我说不上怕,但不想碰。仁也就一笑而过,他说他的乐趣还在钓的过程中。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楚小影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