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纸醉金迷
2020-03-04 13:41:4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很讨厌化妆,一直就是素面朝天的。因为年轻的皮肤是不需要任何修饰的。虽然很少化妆,但是化妆对于Ice来说是一种掩饰。每次化完妆,表

  很讨厌化妆,一直就是素面朝天的。因为年轻的皮肤是不需要任何修饰的。虽然很少化妆,但是化妆对于Ice来说是一种掩饰。每次化完妆,表情会显得冷漠而不可接近。就象一个假面,神情妖艳而光鲜,外表麻木而不可捉摸。

  那天偶尔在街上碰到朋友Pink,我们都化了浓浓的妆,于是不约而同的笑了。Pink说,Ice,好怀念以前在一起的日子啊!我们开party,去唱K,穿漂亮的衣服去逛街,有那么多好朋友在一起。我说是啊,Ice也很怀念从前的日子呢,怀念我们一起分吃金莎的日子!

  Pink是我以前的好朋友。用到以前这个词,就已经觉得和她疏远好多了。现在的她用她年轻漂亮的本钱周旋于男人之间,而且是已婚的男人。知道这些后,我的心里很抑郁,不希望我的朋友走上这样的路,最后她能得到什么?

  她用男人给她的钱疯狂购物,光鞋就买了80多对,最贵的一双高跟鞋5000元,漂亮衣服用五个大衣柜还装不完,化妆品更是不计其数,而且要专门跑到香港去买。还有数不尽的她喜欢的Shellwork摆满每个房间的角落。经常打扮入时的通宵“蒲”在酒吧、夜总会中,穿梭于高级的五星级酒店……用纸醉金迷来形容Pink的生活一点也不过分。

  现在Pink在北京,她盼着我去,而我则巴望着她可以回广州,可以重新她的生活。但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她象只蝴蝶似的在城市间飞来飞去,我们也只有这样间或的见见面和发发信息。

  她在笑,彩妆下的笑是动人心弦的,可是我却感到有些空洞,没有内容的寂寞的空洞!

  Pink对于其它,尤其是爱情,只字不提,因为她也明白他们无法给她那些。她曾经在我面前摘下那个跟了她三年的戒指,使劲把它抛向繁华的街头。戒指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不知落在何处。“它本该属于纸醉金迷的城市,却注定不属于Pink。”她说。于是Pink就这样把她的以前埋葬。

  再见Pink时,我已无言,彼此已经变成两条道上的人,象一个交叉,延伸开去,不再相交了。仅是一时投契的朋友,散开后,即使重聚,各人在思想修养感觉上的改变,已经导致大家难以重建昔日的关系。上帝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安排这个人的位置,那么她注定是个过客,走时闯个满怀,目光交错,原谅或责怪,对不起或没关系,她就这样走过去了。悲哀。

  Pink又回北京了,也许我不会再见她。

  对着镜子用Lancome的卸妆乳液擦去脸上的彩妆,还给Ice一张真实的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算年轻,却有些许淡漠。对着镜子做鬼脸,笑一下,然后沉默。沉默,不能不说到沉默这个词,曾认为这是最伟大而感性的情绪,沉默是金。

  Ice喜欢沉默。人多的时候,我不会发言,我是最佳的聆听者。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沉默和Ice根本不相称。但是那只是假象,Ice给所有人的假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阴暗面,Ice的,不会让你们看到,谁也看不到。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列小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