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第三封信·俗人游(上)
2020-03-25 16:43:1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荒原: 见信好。 昨天你对我说,游记,应该是——不断地走,不断地看,然后不断地想。呵呵,不好意思,我们呀,是根本没时间看,没有

  荒原: 见信好。 昨天你对我说,游记,应该是——不断地走,不断地看,然后不断地想。呵呵,不好意思,我们呀,是根本没时间看,没有时间想。这些天概括起来通共只有一个字:走。 昨夜刘俊打着呵欠对我说:“我怎么觉得好像出来了很久很久一样?”话才说完,不到两分钟,她就倒在床上睡熟了。 我也一连打了好几个呵欠,要不是洗了头,头发太长没法干透,我也一早睡了。 没办法,只有借着灯光写点东西罢。

  这第三天的清晨,是在船上渡过的。同事们都早早起身,赶着人多热热闹闹地漱洗去了。英国有句谚语说:早起的鸟儿有食吃。哈哈,可惜的是,这船上,是找不到什么东西可用的呢。于是大家或上甲板餐风饮露,或在舱房里打坐呼吸,还有些拉上四五个人打起扑克来了。除了几个颇有先见之明的人昨晚就预备下了杯面,想必多数人都是饿着坚持到岸的。

  来到烟台蓬莱风景区,先到饭店吃早饭,这已经是十点半了。 吃饭的地方很特别,倒真是值得一记。单是名字已经让人耳目一新,它叫“兵车行”。很有趣吧? 可是让你想起了杜甫的《兵车行》的那两句诗“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但是啊,一个餐馆要真是有那种悲恨怨愤之气,客人还吃得下饭去吗? 好了,它为何叫兵车行,我是没空去深究的,我只是留意了一下它的装修布置,餐馆分两排对面坐落,一例是竹墙竹门竹窗,过道上铺的是青石板,隔两米远就设一辆仿古的木轮小车,车上居然还像博物馆一样陈列着几件仿古器皿,实在有趣。右边那一排,是大堂,宽敞简洁,左边这里,是用竹墙略做间隔的小间,清雅别致又不显局促。餐桌上的器皿,一例是深黑磁具,盛上食物,摆在青竹桌面上,十分悦目。大约是饿了,我觉得牛奶十分香甜,刘俊吃了四小碗的小米粥,而坐在我对面的女同事,也吃下了两个馒头。

  吃过早饭,我到餐馆周边走了走,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公园,大约有着什么仿古一条街之类的美称。只来得及给一座贞节牌坊照了相,导游和我们的主任又在催促了。古语有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没有办法,就连旅游的时候,我们也是要强调集体观念的。看来,我的“自得其乐主义”是无法抬头了。唉,那就一起沉沦吧,反正这里没有几个人是高兴的,就刚才那一顿早饭,还有人皱着眉头吃不下去呢。 唉,说到底,我们,都只是大俗人。看看,我的旅行,跟你说的老是这些行食住行的琐事。 古人说过:衣食足而后知荣辱。我现在对这一句话倒有了另一层的体会,总觉得需是吃好,睡好,才能玩好。现在的我们,经常处于两种状态:饥饿、渴睡。所以,即便是身边就算有再美好的景致,恐怕,我们也是会忽略掉了的。

  还是说回蓬莱阁吧。 听人说,蓬莱是八仙过海的起点,因此,最高顶的蓬莱阁上供奉的,是八仙的塑像。关于八仙的故事,我想许多人都已经耳熟能详了,印象中,这八仙必定是神情飘洒、姿态悠闲地渡过茫茫东海的样子了。你给我发短信的时候说:东海有蓬莱,皆云仙人居。切莫留恋忘返啊。当时我还在想,天,我们这些大俗人到了仙人居,也许手脚都没处放了。 但是,当我满怀期待地沿着那陕窄幽长的青阶登上阁顶,一腔虔诚顿时化为乌有。我怀疑我看到的并非八仙,而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土地公公,土地奶奶。大红大绿的衣饰,生硬呆滞的表情,何仙姑的脸庞几乎比她手中的那朵惨不忍睹的荷花还大;那吕洞宾的那几根胡须也实在稀疏,远望去已觉似绳索做的;韩湘子吹笛的架势,竟活像街头卖艺的;那曹国舅,呀,那里是个国舅出身,分明是从某位神仙那回收来的旧衣裳套在身上就跑来滥竽充数了,剩下的那几位,唉,干脆别提了。 想一下刚才在三清、三官殿、龙王殿、天后殿里看到的塑像,实在没有多少是值得细看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楼上听歌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