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城墙无门
2020-03-30 08:03:2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钱钟书写<围城>,他说他只是想写而写 也没觉得有什么感觉 多半是因为他的"围城",在若隐若现中不曾悬于头顶,有危危可及之险 我也不过是这

  钱钟书写<围城>,他说他只是想写而写.也没觉得有什么感觉.多半是因为他的"围城",在若隐若现中不曾悬于头顶,有危危可及之险.我也不过是这么揣摩.有天看钱钟书写的序,他在文辞中谈到他夫人的"贤德",言谈极其恳切,看来他的生活确实是围城中的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也难怪钱先生对于围城中幸福与无奈的微妙是得领三分,才写出一部"不经意"的由夫人叫好校稿的名著<围城>,从而一鸣惊天下.

  书上的故事是夫妻缘浅情长,写书的人也是夫唱妇随.这"围城"二字,因了这书与人的故事,才被替换了"婚姻"的另解. 再重复围城的精典:围城外的人想进去,围城里的人想出来. 围城.看来正像这现在的太阳,不晒嫌冷,晒又怕黑.谁想进围城?谁想出围城?现在的婚姻法很有人文主义,登记结婚只要他与她情愿,拿个户籍本身份证就可是领张大红皮本儿回来.这本儿是围城的门.这道门进来容易,出去自然同样也不像以前那样百般折难.脸一红架一吵,就可以气哼哼的拿着同样的东西跑到当初领本儿的地头再领个本,一切就烟消云散,你爱干嘛干嘛,做清闲单身还是再进围城都由着你的意儿.这么不需要周折,这么省事儿,就像这样的感情一样轻薄.围城好进也好去,大门随时都开着呢!

  现在人也可以拿着<围城>笑钱先生的迂腐了:你看这围城的门,不都是由着我乐意吗? 那天我看新闻,八二年的离婚率是二百分之一,零二年的离婚率是二十分之一.这增长速度可不比经济增长比慢呀!这也算是中国人一个叫人刮目相看的发展点啊!看着我寒心了,我还是未婚呢,我也还做着白头偕老,幸福美满的梦呢!我不知道,怎么感情这样就不值得人珍惜了? 女友跟初恋的情人跑了四年爱情长跑.后来双双分配到一个小镇,一个做教师一个做警察,都是拿着国家的工资,受人景仰的职业.我们都看好着两人的佳期有约.然而当我离开数岁再回来时,惊悉新娘换了新郎.我对此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结婚后二人恩恩爱爱,情义笃深.我们于是乎又认为必定白头偕老了.然而再过一年半载,我再看女友,已经再无觅其夫踪迹.询问之下,轻描淡写一句:感情走到了头,就分了呗.我自认为也算甚是了解女友,知道她并不是品性轻浮之人.然而对于婚姻的草率却实在叫我跌碎了眼镜.一日聊天,讲到<围城>与张爱玲,三毛.我故意谈到爱人与爱己的质量.她明白我的意思,打断我的话,认真对我说:人往往是很容易冲动的,得到的永远没有没得到的好.在恋爱的时候想结婚,结了婚才知道感情是经不起生活的摆弄的.在恋爱的时候把结婚后才能做到的事情都做完了,早已经达到了目的.待在一起久了,再也没有一点新鲜感和波折.无趣得很.我瞠目结舌,冷汗沽沽而下.

  曾经与某位女子合租过房子.她深爱着男友,并为此数次堕胎,最后医生警告她再做手术,可能将会终身不孕.于是迫于压力,其男友草草和她打了结婚证.谁知从此便再无他的影子,她寻觅到他的家中,反被其与家人辱骂毒打.而此时她又偏偏被诊出患了肿瘤.这个做丈夫的对她不理不睬,将她拒之门外.在她病中未曾看过她一次.这样卑劣的人,她却依然痴情不改.在人们的激愤中为他辩护,盼得他浪子回头,期翼以痴心挽回失去的感情.我感叹万分:这一纸婚书,又能证明什么?证明曾经两人床枕共枕的恩爱,还是证明了对于感情的许诺与责任?明是一道该通往幸福的大门,却在人欲进时迎头撞得鲜血淋淋.甜蜜便成了咸涩,希望成了空想.

  进了的出来,出来的还会进去,没进去的更是有要进去的,但也有终于只是在外望望而过的路人.别的先不说,只说那跳出三界,出家谈佛的得道高僧.只怕对围城的解释,又与常人不一样了.围城者,若何?如心之魔障也!其欲存而在,其欲灭而无形.像某些逍遥度之,坦然若之的人,不管身处围城之内,或处围城之外.都极认真对待每一事,每一情感.因了认真,才无那遐想连翩,终致于自己焦头烂额,无可奈何.围城对于此等人而言,既已经不是禁锢.那自然更不存在于"门"之一说. 城本是虚无,门在于一时之念.围城无门,是于有心,无心罢了. 没有进过围城的人谈围城,其实终不过是泛泛之谈.我也要讪笑自己的幼稚与肤浅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鹤荨水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