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离奇
2020-04-02 08:00:4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成排的离奇的雨,下个不停。  我看着断线的珠子,扑腾腾掉落。好似梦魇。  终究没有逃过,旷古的一劫。  死亡没命地逃跑,命定般

  成排的离奇的雨,下个不停。

  我看着断线的珠子,扑腾腾掉落。好似梦魇。

  终究没有逃过,旷古的一劫。

  死亡没命地逃跑,命定般逃进了死胡同。曲曲折折。后来,依然死亡。

  看到拐角处的半只眼,张惶狠辣。墙角的黑猫,诡异地微笑起来,毛骨悚然。

  胡同像个怪圈,没有出路。死寂一片。外头阳光明媚,而这空巷,冷嗦嗦。

  不可知的恐惧,从脚跟开始延行。

  终于开始愤恨起来。

  冷漠空乏,世纪末的惊惶,在空气中悄悄悄悄迷漫排挤。

  那些影子,都躲起来了?那么,我怎么还在这死寂里徘徊奔跑?

  风,忽扬起来,在一下子间,从头顶忽掠而过。

  我知道那是预兆,他又在提醒我了。他说过他不会放过我的。

  开始发抖,在艳阳下。

  眉目在背离着的阳光下,冰冷般淡淡的,淡淡的淡影。几近淡出水来,也许就要融化了,消糜了。

  又开始奔跑,生的本能。背后俨然紧附着恐惧,我甩不掉他。没命奔跑后,或许能升天,不会感到疼痛的升天。

  又回到了那个拐角。那只黑猫还不动声色地侯在墙根,冷冷的眸子,冰刺地扫过。它知道我还会回来,因为那是条死胡同。

  当我看到它眸里的冷刺时,我知道我必死无疑。

  脚下顿然瘫软了,在我疲于奔命后,又回到这个墙角。

  我无路可去,求生欲斩断在命定的角落。死神候着的角落。

  我听到了树叶飘落的声音,很轻很细得以为是幻觉的声音。在秋天。

  死胡同依然诡异。

  只是,我死了。在又雨又晴的下午。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秋水残萍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