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我本凡人(下)
2020-04-02 08:01:5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岩觉得自己快要吐出来了,他死死盯着怀里的荷,除了她什么也看不见,除了那刺耳的笑声什么也听不见。不知道怎样回到了花店,荷早已清醒

  岩觉得自己快要吐出来了,他死死盯着怀里的荷,除了她什么也看不见,除了那刺耳的笑声什么也听不见。不知道怎样回到了花店,荷早已清醒,虚脱一般靠在椅子上。岩坐在一边,小店里弥漫着烟气,地上扔了一地的烟头。他们已经这样坐了几个小时,岩狠狠的扔掉手上的烟头。搬过荷的身体,紧紧的握住她的双臂,“告诉我一切,不要撒谎,我相信你。”荷的眼神空洞无神,目光好像穿过岩的身体穿过黑暗的夜看着遥远的某个地方。“是我的错,是我太贪心,是我害了你。”荷痴痴的喃喃自语道。岩使劲摇晃了她几下,想把她摇醒。“是我的错!过去的污迹是末不掉的,我以为可以忘记,我以为可以重活一次,都是妄想。这是对我的处罚。可你没错,不该连累你。都是我的错!”荷歇斯底里的叫起来。岩无语的看着她,“那么都是真的。为什么?为钱?”口气冷的象冰,冷漠的目光剑一样刺透荷的心。荷点点头苦笑了一下,“当然是为了钱。还有什么?几年前我在深圳给一家公司当出纳,我的男朋友说家里出了急事借点钱应急,回头还我。我就把公司的两万块钱借给了他。谁知道他是拿钱去赌博,都输光了。我一人在深圳举目无亲,自己刚工作也没钱,根本没法补上这笔帐,他滥赌成性根本没能力还钱。无奈借高利贷还上了这笔钱,我只有坐台挣钱还债。干了大半年好不容易还清了债,我就回来开了这家花店。”岩愕然的看着荷,听她说出这样经历,坐台!高利贷!黑社会!这些与眼前清丽温雅的荷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两万块,就为了两万块。”岩喃喃自语,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一切怎么会发生在荷的身上。

  荷站起身走到岩的身边,“走吧!这半年的幸福是我偷来的,今天的一切是对我的惩罚。我害了你,如果你恨我,我无话可说。以后的每天我都会为你祈祷,让你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我不配的得到你的爱。快走吧!快走!”岩狠狠的看了她一眼,她那么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事。她的面庞上没有一点表情,好像面对的是陌生人。岩一跺脚冲了出去,“嘭”的关门声惊醒了荷,她软软的坐在了地上。

  又过了三个月,岩在办公室里收拾东西,他要离开这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工作。告别了同事们,他又走到对面的小街。白墙青瓦的小花店自从那晚一直关着门,岩走到门边一个女孩正在开门,那是个圆圆脸庞大眼睛的姑娘。“对不起,请问这家店是不是关门了?”岩问道。“不是,老板生病了,店让别人租下来了。”大眼睛姑娘显然很乐意回答这位帅气的男子的提问。“生病了?什么病?她住在哪里?”岩追问道。大眼睛笑了笑,“我不知道,我是顾来看店的,我不认识原先那个老板。”“噢,谢谢!”岩失落的走开了。

  梅子熟了的季节,初夏的雨丝好似绣女手中的丝线绵软轻柔,轻轻的落在身上细腻滋润。荷在雨雾里的小街内徘徊。这条小街就要拆迁了,她和岩相遇的地方——花店也要搬走。岩或许会回来,可他再也找不到清水白荷,留下的是断垣残壁,是回忆。荷摇了摇手中的小铃铛,清脆的叮当声曾是最动人的曲调。因为铃声一响,进来的会是这辈子不会忘记的岩。“岩知道我最喜欢听铃声,放在小屋里,也许他会看见。”荷痴痴的想。

  岩看着手里的铃铛,“她知道我会回来,可她在哪里?我要去找她吗?”岩不能让自己的心安宁。他仍旧疑惑,他能否接受荷,他没有答案。也许一切只存在记忆中更好,岩为自己的羞愧,我本凡人,岩为自己开脱。岩把铃铛放到房间最隐蔽的角落,也许有一天尘封的记忆会再次开启,那时他又会是怎样的心绪呢。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lilychen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