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古典 > 正文
两两相忘 (1)
2020-10-17 09:00:2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十月的阳光透过树杈静静的洒下来,在这条偏僻的小路上很少见到行色匆匆的路人。附近的村民会随便的在路边摆个摊子卖草药或者蔬菜,真是...

  十月的阳光透过树杈静静的洒下来,在这条偏僻的小路上很少见到行色匆匆的路人。附近的村民会随便的在路边摆个摊子卖草药或者蔬菜,真是少有的安宁,维新已经过去了十年。十年吗?或者是很漫长的时间吧。

  这些日子我常常想起十年前的雨夜,但是很模糊,我们常常只能看到回忆的背影。全身缠着绷带的男人和刚刚杀死自己全家七口的小孩的背影,在落日的余辉下,无比孤独。

  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感觉?而且还是杀自己的亲人。我微笑着省视自己的内心,很多人怕我的微笑,因为他们无法从一个老是微笑的脸上读出我的想法,当然他们怕的是天剑,怕的是十本刀之首的天剑宗次郎。是的,在很多人心里,天剑代表的就是死亡。

 

 

  天空很高,尤其在没有云的时候,一群大雁缓缓的飞过。三天前,我们还象这群大雁一样,怀着颠覆维新政府的梦想。然而,一场大火结束了我们的窃国计划。志志雄大人死了,十本刀各有去向。当我转身的时候,安慈问我,你还会再回来么?我摇了摇头,我知道自己不会回来了,就象十年前那一次转身。不同的是,十年前我开始忘记自己,现在我又试图找回自己。

  是的,十年前的那场大雨冲散了地上所有的血迹,然而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却总是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十年来,我作为天剑杀人无数。现在,我竟然开始无法面对死亡。

  头又微微的疼起来,我于是蹲下身去慢慢的系着鞋绊。

  安慈和由美都问我,你要往哪里去?我微笑着说,我要去找出属于自己的那条路。这是一个让我自己都迷惑的答案,我终究还是我,我想他们也无法从我微笑的脸上读出任何的想法吧。

  属于自己的路吗?前面的这条羊肠小道蜿蜒着伸向远方,无数的人在他身上留下了足迹,对他来说,我也只不过是名过客。这条路不属于我。也许,我也要用十年的时间,才能找到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我静静的站起来,左手扶上了腰间的剑鞘。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天剑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