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花落无声(下)
2021-05-21 17:24:4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慕容  愧书  她看完,血气上涌,顿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跑出了寒玉宫,她在黑暗中奔跑,不知方

  慕容

  愧书

  她看完,血气上涌,顿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跑出了寒玉宫,她在黑暗中奔跑,不知方向的向前跑去,她的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棵薰衣草。她跌倒,再爬起来,覆又跌倒,但她并不觉得痛。当她看完他的信时,已然听到自己心碎一地的声音。她不明白,他怎么能如此对她,如此伤害她,她是那么爱他,他也曾经给过她天荒地老的誓言,而如今,就忍心让她一个人去天荒地老?他是在她去大漠寻剑的时候和那个叫“如儿”的姑娘结婚的,为什么,为什么他背着她...背着她和别人成亲。她的心好痛,好苦,难道,一直以来,她真的就只是他未婚妻的一个替身么?!

  何处觅春雨,测落暗香魂。怕冬柳舞风后,红萼早随人。仗酒痴情休诉,信知花销豪气,多少幽梦生!相对笑轻醉,无语作斯文。送秋月,心俱碎,有箫声。微挠古器,惊动庭院几枝春?无绪东流锦字,怎奈芳心依旧,空负许终身。犹道长相忆,只影伴青灯。

  她开始喜欢使用易容面具,喜欢天不亮就纵剑长舞了。她拼命的练武功,她发誓,要找到他,抱他摈弃她的仇恨。但她却又从来不以真实的面孔见人。她总是带上易容面具,只在没有月亮的晚上,她才会,拿掉面具,然后举起刀,在自己的腿上,一次次的刻上“慕容傲宇”那四个字。鲜血,随着眼泪,涌出。

  她记得他曾经和她说他到过的最美的地方,昆仑峰的云,娥眉山的日出,百花谷的万蔟娇艳,断肠崖边的凄凉,她便一一去看,纵然极美,可那也许是他曾经带他妻子所去的地方。他最美的回忆,为何总是全部属于他和他的妻子?她的心,蓦地又痛了。

  她找到了他和他妻子住的地方。华灯初上,她潜入他的家,看见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他的妻子伏在他胸前,他轻轻为妻子梳理额间的乱发。“傲宇,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他的妻子问他。“如儿,傻瓜,你永远是我慕容傲宇的女人。我永远都忘不了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疼你一辈子,只要有我在,你将永远幸福。”他的妻子笑了。笑得很妩媚。她记得他曾说过他的妻子笑起来很美,原来,果真很美。她心中一阵酸楚,拿剑的手,垂了下去。她不是没有勇气杀他,而是,她还爱他。她远远望着他熟悉却又已经渐渐模糊的脸,心,又一次地碎了。原来他,还是那么爱他的妻子“如儿”。

  她要让他恨她。

  如果他恨她,她也许就不会到现在还那么爱他。如果他恨她,也许当她看到他和他的妻子如此深情亲热的时候就不会感到心酸,更不会心殇。如果他恨她,也许她就能下手杀了他。如果他骂她,侮辱她,她也许就不会希望此生能再听他温柔地,唤她。所以,她要让他恨她。

  于是,她便找到他,把他带到断肠崖边。她用最难听的话侮辱他,企图挑起他对她的仇恨。起初他并不生气,可是她一再的出言激他,用他的妻子与朋友的生命还有他的声誉威胁他。她一直都背对着他,她不想让他看见她满脸的泪水,她每说他一句,她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在泣血。终于他开始恨她,他以为她来找他就为了向他寻仇,为了折磨他。他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此恶毒和不可理喻,他甚至不肯相信,眼前的她会是他当年所认识的,柳琦。“恶妇,你怎么变得如此毒辣?!你这种人,活在世上,只会贻害无辜,今天,我.....”他要杀她?他真的要杀她吗?他真的能狠下心杀她吗?她的心里忽然好苦,好痛。可这难道不正是她所希望的吗?她不是希望他恨她?“替天行道..?对吧。好啊,你那么恨我,不要让我活着,你...杀了我。”她持起剑,交给他。他举剑,刺向她。“恶妇,你死了,就伤害不到任何人了,包括..如儿....”她突然感到有样坚硬的东西插进了她的心窝,她倒退几步,向崖边划去。她的双眼渐渐模糊起来,她仰着头,忽然看见天边有抹血色的残阳,她笑了,她喃喃道“如果....上天...有知...请告诉他......,我永远..都一样的..爱他..。”

  就在她坠落悬崖的一瞬间,她看到,他很快地伸出手,最后却又缩了回去。

  谁家箫笛飞春怨,玉杯玲珑雁影寒。折翼九霄堕玉马,摧心一夜嫉红颜。不落金星归碧海,化做朝霞满云天!。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逐霓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