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天机铜牌
2021-06-17 16:32:0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玉谪拿着这张铜牌端详着,窗下旭日的光芒拌着溶入花香的清风让林玉谪头脑清醒了很多。身为南武林盟主的他,却为了一个丝毫不起眼的铜牌

  玉谪拿着这张铜牌端详着,窗下旭日的光芒拌着溶入花香的清风让林玉谪头脑清醒了很多。身为南武林盟主的他,却为了一个丝毫不起眼的铜牌十余年不断的思索。“主人,早点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用吗?”。没有听见回答的仆从将银质的器皿端上了紫檀木的书桌。林玉谪依然没有动,如同石头雕像一般威武高大的身躯,一动不动,只是细软的衣角被微风轻轻掀动。“主人,早餐了就放在这里了”。林玉谪幽雅而不失威风的挥了挥手“你出去吧”,声音带有磁性,低沉厚重。仆从低着头退了出去。年纪只在壮年的林玉谪师承栖霞寺毁绝禅师,能够得到南武林盟主的地位的林玉谪知道这并不是凭借自己的武功,而只是因为自己苦心经营的势力和自己庞大的家产。“维强势间乃自弱也,终祸起萧墙”这是天下第一相士空明居士在林玉谪20岁的时候给他卜得的一卦。

  “尔于40上下当临大祸,于一朝而家毁,起势无可挡,唯天命也”。林玉谪笑了笑“天命吗?只要我解开天机铜牌的秘密,那么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取我性命了”。再有三日,便是林玉谪41岁的生日。南武林盟主的生日自然非同凡响,江湖上黑白两道的人物,朝廷中府县乃至京畿之地的贵客,前来祝贺人应该非常多。习惯于声色犬马的林玉谪在这几天总觉得有些心急,莫名的焦燥感觉似乎是有事要发生。林玉谪将天机铜牌放在了桌上的一个精制木盒里,用淡黄细绸,轻轻的包好,锁上木盒将它放置在密室后,林玉谪看了看桌上摆放的早餐。“因为空明一断?还是天机未破呢?”

  “主人,外面有个姑娘要见您。她~~~~”。林玉谪恼怒的喝了一声,房间外面是一个人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声音。“是什么事情?阿寅”林玉谪缓和了声音对着自己的心腹问道。对于阿寅是在7年前来到他身边的,也许林玉谪在看阿寅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对灵动漆黑的大眼睛。“算起来,阿寅也有18岁了吧。“外面有个姑娘说她怀上了大少爷的孩子”。林玉谪差点将口中的粥吐回碗里,在他几个子嗣里,三个儿子没有一个是争气的。“我知道了,请那位姑娘去偏厅”。

  林玉谪换了一件熟紫色的长衫,这样的装扮让他显得有长者之风。腭下留细须,面貌清朗的林玉谪看上去只有30多岁。由书房经花园去到偏厅的途中,林玉谪问了问“那个姑娘说自己是谁没有?”。“有,她自称是峨眉派的弟子”。林玉谪摇了摇头“峨眉派”这是个令他熟悉的名字。

  进到偏厅,林玉谪坐在上首,他看了看羞怯的似乎心事从从中夹杂着喜悦的少女,林玉谪并没有说话,他仔细的端详着那个美丽的少女。似乎眉目间那种熟悉的感觉让林玉谪不由呆了,记不起多少次在梦中见到的女性样子,今天出现在了林玉谪面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林玉谪问道。“欧阳青娥”少女没有说过多的话,在她看来,在这个长者面前应该表现得含蓄些,况且自己和林家大公子已经有过那样的事情了。林玉谪却表现的突兀异常“你姓欧阳?你是跟你的父亲姓还是母亲?”。“我,我~~”少女似乎不知道从何回答。林玉谪缓了缓神,对少女说“姑娘远来,可愿在我这里小住几日”。“我想见鹏哥”少女说出这句话后,满脸绯红。林玉谪暗自叹了口气,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逆子林云鹏到底去了哪里。“呵呵,鹏儿远去给我买寿礼了,不日即归,姑娘可在我这里安心住下等他回来,不要可以,当这里是自己家一样”。林玉谪叫阿寅进了偏厅吩咐他安排姑娘的住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妖非妖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