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游龙惊梦
2021-06-17 16:32:4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冬日。凛冽寒风袭来,钻进衣领。我竟似入了定,丝毫不觉的矗立在十字街头。天地昏暗,试图吞噬整座城市。天地间,惟有摩天大楼傲然耸立

  冬日。凛冽寒风袭来,钻进衣领。我竟似入了定,丝毫不觉的矗立在十字街头。天地昏暗,试图吞噬整座城市。天地间,惟有摩天大楼傲然耸立。风云变幻,轻易掠过城市上空。乌云中,似隐有蛟龙游曳。我微微踉跄,瞬间身体竟似佝偻,摩天大楼已不复存在,蛟龙若隐若现。

  心在跳,我感觉得到,但似已撕裂,使我直不起身。胃在翻滚,有如熟醋上涌,几近熏出泪涕。

  分手了。伊人虽泪湿满襟,却无从选择;铮铮铁汉,定要昂首挺胸,冲破世俗偏见,劈开艰难险阻,与伊人相伴。我抬头,左手握剑,竖过头顶,右手画“降”于空中。刹那间,金光万丈,蛟龙云中探头,骤降,伏于我前。我不再佝偻,纵身上龙脊。龙升起,疾飞,已入九霄云天。随即强冷,我哆嗦,但仅咬牙;然后有冰雹,我甚恐,全身肿痛;继而呼吸困难,我闭眼,几欲下坠。我猜想已入太空,定是漫天星斗。旋即睁眼,竟是小桥流水人家。

  蛟龙入水成舟。

  突见伊人倩影,身着淡绿罗纱,直没足踝。我不及细想,飞划过去,抓住伊人玉手。伊人似已忘了那分真情,甩绣挣脱,转身亦喊亦奔。我欲追上前,但却步履蹒跚,前进半分亦十分困难。我痛,我的心又在刺痛;我恨,恨自己没有勇气。历尽万难,任旧失败,七尺男儿跪地仰天长笑。似笑非笑,泪流满面。

  很冷,隐约有汽笛声。我纳闷,欲腾空而起。刚抬脚,身体就翻下去,发现睡在十字街的椅子上。脸上湿湿的,手中紧握树枝,肚子有淤痕。“当”,一不明飞行物从天而降,砸在椅子上,我抬头望去,摩天大楼的窗口处,有人在朝我摆手。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六子面馆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