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古典 > 正文
江湖之天涯祭刀客----未央
2021-07-20 17:10:4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一)天涯刀客  残阳如血。  未央在残阳下。  残阳下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天地间仿佛也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在往前走,不快不慢...

  (一)天涯刀客

  残阳如血。

  未央在残阳下。

  残阳下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天地间仿佛也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在往前走,不快不慢,却不停下来。

  他的手握着一把刀: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刀上刻着一行小字:花自飘零水自流。

  残阳照着他的脸,他的脸清秀,轮廓英俊,却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他的眼神空虚而荒凉,像残阳一样寂寞。

  他依然慢慢的走,直至走入黑暗的夜色中

  他的人,他的刀似都已渐渐得与黑暗融为一体。

  他什么也没想,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向何方,去见谁。

  北邙山练狱崖,剑帝雁北天。

  (二)剑帝雁北天

  疏星刚刚升起

  一轮苍茫的下弦月

  正挂在天的尽头

  风中带着落叶

  夜色神秘而苍凉

  雁北站在崖边,神情落寞

  长达四尺九寸的

  雁翔剑

  仍系腰际

  剑帝雁北十年前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把剑却已经随身携带了二十年,

  剑帝之剑离鞘必伤人命

  近年来已没人配再让他拔剑

  剑帝深悔当年杀孽太重

  已几乎不再拔剑

  只再三年前和刀魔铁横空一战曾拔剑对敌

  以一招雁唳九天把刀魔刺落练狱崖

  夜色愈加苍茫,雁北望着苍茫的弯月,仰天长叹

  (三)美人如玉

  未央依然在向前走,手依然握着刀,但思绪却回到了三年前

  那夜有着温柔的月色

  那客栈有个好听的名字

  叫风情

  人人都知风情

  又有几人知风情真意

  他遇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有个好听的名字

  叫苏落

  月未缺

  水自流

  卿已醉去

  落花犹飘零

  红绡香断

  却思有谁怜

  他日将归何处

  不过来时天涯”(缺)

 

 

  (四)长刀何在

  秋雾迷茫凝月影,寒斋清冷剩梅魂

  就是在明月迷蒙的一个晚上她离未央而去

  未央没有流泪,他已经不再流泪

  成又如何,败又如何

  纵能得意一时,人生弹指即过

  得得失失,尽归黄土

  一切都是虚无

  就像掌中的沙子

  曾经真切的在你的手里

  却终究会在你指间流走

  他的手曾经紧握着酒壶

  但他的手又回到了他的刀上

  未央是个刀客

  生来就是

  他要拔刀

  即使劈向那未知的虚空

  不为名利

  不为女人

  何必要原因

  何必问为何

  (五)练狱一战

  秋风落叶,风云含悲

  杀气像狂风般席卷整个炼狱山

  未央却死没有感觉到一般,一如刚才的向前走着

  风忽止,杀气在瞬间消失不见,似乎从来就没有过

  未央立住身形,眼中精芒爆显,却又倏忽隐去

  雁北雄伟如山的躯体现身在炼玉崖边沿处,欣然道:“美景当前,苍月横空,未兄请了”

  未央的眼睛依然落寞,却仰天长笑道:“如此月照当头的时刻,能与雁师一战,足慰平生”

  雁北天双手负后,目光如电,欣然的看着傲立眼前的未央。

  “锵!”

  盏晴刀离鞘而出,刹那间,杀气弥漫,铺天盖地狂卷向雁北天。

  剑帝雁北天夜风拂动着的衣衫倏地静止下来,右手向下一摆,看似平常,却感到气势惊人。

  杀气倏的散去。

  未央依然是原来的姿势,盏清刀回到鞘内,似乎从来就没出过手。

  雁北天摇头叹道:不愧是未央,若全力出手,这场仗也不用打了。

  雁北天全身衣衫忽飘拂飞扬,猎猎狂响,风似有形之物,围着她狂转。

  未央微微一笑,右手握刀。

  眼神中散发出光芒,只有在拔刀的时候他的眼神才不落寞。

  只有刀,才能让未央领会人生。

  心神却到了另一个境界,沉浸在生来这些年亲人的关怀和苏落在一起令人难以忘怀的追忆中。

  痛苦,欢欣,过去,将来,盏情似乎都混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平时深藏的心底的愧疚,创伤,一切的情绪都爆发出来。

  那时刻,他感到自己不再是自己,却又感觉到了真正的自己。

  情的喜悲像火凤凰般重生,轮回。

  唯能极于情。

  故能极于刀。

  他终于明白了刀道的极至。

  雁北天卓立于怒卷的狂风之中,不住的催发功力。

  未央衣衫不动,就若一叶轻舟,在波浪中前行,但气势却不断增长。

  风云倏的静止。

  雁北天忽然献身在未央前丈许处,一剑刺来。

  没有花巧,却似乎包含了天地的秘密

  未央落寞的眼神,忽然爆出无可比拟的精芒。

  盏情刀化作一条黑龙,先冲天而起,再极冲向前

  伴随着黑色的杀气,如电般斩到雁翔剑上。

  刀剑相交,却没有丝毫声音。

  杀气倏的消失,万物似乎都已静止

  不,狂风暴卷,明月失色。

  两人却似静止,衣衫一动不动。

  外面的一切都被劲气,迫得离开。

  轰

  在两人之间爆出了万道光芒。

  强烈至极,镇碎虚空。

  难道胜负已分?

  光芒散去,雁北天似乎忽然在虚空中消失

  只听见炼狱崖对面的云雾里,传来声音

  是非成败,转头既空。

  今日一别,后会无期。

  (末)不如归去

  明月当头,炼狱之峰。

  为央背负着寸步不离的盏情刀

  傲立在练狱崖边虚悬而出的巨岩尽处

  正闲逸地仰首凝视着天上的明月

  一切似乎都已经消失不见

  又是第一次见到苏落的日子了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后记:此文前后风格不一,正如其人

  自相矛盾,不可自圆其说

  然此中因由,亦不足为外人道

  但盼有缘人,会心一笑

  是是非非,不足一哂

  但博一笑,足矣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未央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