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绝世的风雅
2021-08-19 08:37:4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也许真是机缘巧合的缘故,我竟然在一次少不更事的调皮捣蛋中,意外地听到了经典二胡曲目——《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是瞎子阿炳...

  也许真是机缘巧合的缘故,我竟然在一次少不更事的调皮捣蛋中,意外地听到了经典二胡曲目——《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是瞎子阿炳—华彦钧的代表作品,也是享誉国际乐坛的中国名曲。乐曲以一声凄凉的叹息起始,用往复回环的旋律,述说着一个街头艺人的不幸身世。作品整体的风格从低沉到悲愤激昂,转而以悠长缓慢的琴音渐渐终结。《二泉映月》的旋律优美,凄婉绝伦的琴音能给人以断肠之感,被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誉为应该跪着听的经典作品。《二泉映月》是阿炳对自身不幸的深深感叹,也是阿炳对人间不平的倾情控诉,表达了作者憧憬未来光明,反抗社会黑暗的强烈感情,更体现了作者直面不幸人生,超然达观的心态。

  儿时家贫,颇有点文艺追求的大姐,用自己做小工的所得,买了一个老式的调频收音机,那时还年幼的我,每天看她抱着收音机收听节目,便极其眼红大姐对收音机的珍爱。在童心的驱使下,总是趁她不在的时候,把那个严严实实地藏在床上的台式家伙,从被窝里揪出来,胡乱地旋转摁动各个开关,也学着她的样子把耳朵贴在小喇叭口上,试图收听一些陌生的声音。终于有一次,在听烦了各种噪音杂声之后,收音机里突然传出了一段清晰的乐曲。虽然彼时还不知道此曲的名目与由来,却也被那深沉婉转的琴音感染了,从此迷上了凄凉感伤的二胡音色。也许我对中国民乐的钟爱即始于彼时,直至许多年以后,终于有条件接触到了各类书籍与磁带,我才知道那儿时聆听的,醉我心魂的一曲,即是名动乐坛的《二泉映月》。

  现在想来,当时我身处的该是一个何等封闭的生活环境。但我却何其有幸!一次意外的调皮竟然使我接受了堪称人生第一课的音乐启蒙。更何其有幸的是,这人生的第一次音乐启蒙竟是在《二泉映月》的美妙旋律中熏陶。

  在中学时代,每天清晨五点,学校的高音喇叭里就会准时播放一些传统的名曲,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二泉映月》,还有一个曲目也是我极其喜欢,那就是名动天下的《春江花月夜》。这两个都是我百听不腻的乐曲。那个时期的学生,每天都在这样悠美的乐曲中醒来,然后起床、洗漱、出操,早读,充实丰富着我们的美好青春。直到现在我也念念不忘那个时期的中学生活。现在想来,我至今对一些传统的曲艺与文学能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与深厚的感情,与中学时代的生活定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回头再看我们的孩子,看着他们面对的如海?如山的作业与书本,我有时甚至很不屑于现在所谓的教育。当然,这些都与本文无关,之所以说到这些无非是要说明我对那种音乐与生活学习相伴的感怀,并不要抒发无谓的感慨。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华丹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