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绝世的风雅(二)
2021-08-20 08:25:0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其实,光是曲名《二泉映月》四个字所蕴含的意境就足以让人品味,足以使人叹服。历史上,惠山的泉水以水质清洌甘甜而久负盛名,历代的茶...
  其实,光是曲名《二泉映月》四个字所蕴含的意境就足以让人品味,足以使人叹服。历史上,惠山的泉水以水质清洌甘甜而久负盛名,历代的茶家酒客、学士文人对惠山泉都有着极高的评价。泉以山为名,山以泉更誉。每次聆听《二泉映月》的时候,我都难免对惠山心向往之。惠山的泉,该是何其澄明甘洌?才能触动一个街头艺人最柔软的心弦,催生天籁之音的灵感;惠山的月,该是何其明亮有情?才能照彻一个红尘赤子最阴沉的心境,涌动情感旋律的波澜。惠山,中国乐坛的圣山。

  或许,作为一个民乐爱好者,我与惠山早就该要有一次亲密的走近。因为惠山的泉,因为惠山的月,因为《二泉映月》,还因为那个一直跋涉在历史文化时空里的,我最钦敬的民间艺人——瞎子阿炳。

  共和六十三年清明的时候,我远别家山来到无锡。就在那一个春天里,我经常从惠山脚下经过,终于可以时时仰望如黛玉一般的惠山,有时她静静地矗立在江南的潇潇烟雨中;有时她横亘在春日融融的广褒蓝天下。古老的京杭大运河里船队穿梭,环城的大道上车流不绝,这真是一个走进了现代的,忙碌的城市。只有苍翠的惠山始终是静静的,隐约显示着一种与世无争的恬淡。甚爱惠山,那一年就在无锡城里东奔西走,却因为生计忙碌,不能走近看看。一回回地惠山脚下怅然而过,怅恨而返,终究不能如愿。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华丹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