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绝世的风雅(四)
2021-08-23 10:57:3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阿炳真是不幸的。阿炳在双目失明之后,无法继续从事道教的职业,只能走上街头以弹唱卖艺为生。失明的双眼把暗夜看透,瞎了眼的阿炳开始...

  阿炳真是不幸的。阿炳在双目失明之后,无法继续从事道教的职业,只能走上街头以弹唱卖艺为生。“失明的双眼把暗夜看透”,瞎了眼的阿炳开始以时事新闻作为要素进行创作,结合民间的说唱艺术,以通俗却不乏辛辣的口吻鞭笞世间的不平,表达自己的爱憎。这些说唱艺术结合着他高超的演奏技巧,深受下层人民喜爱。然而他因此所受的欺压却愈多。九一八事变后,生活在社会最下层的阿炳一样涌动着强烈的爱国情怀,以二胡在街头巷尾奏响了《义勇军进行曲》,回应着举国高涨的抗日救亡热情。然而,他因此所受的欺压却愈多。终究是流离日甚,窘迫日甚。只有几件乐器与一个叫董彩娣的江阴女子和他相依为命。这个江阴女子每天牵着双目失明的阿炳走到街头卖艺,到晚间再牵着他慢慢地走回破败的家。面对生活的磨难,瞎子阿炳到底有何感悟收获?想来就是他一路信手而奏的《依心曲》吧?《依心曲》是无锡百姓赋予《二泉映月》的另一个名称。顾名思义,想来也就是阿炳的心曲,随心而作,信手而奏。指尖奏出的是情,弓上拉出的是乐。如此地真情流露自是极能使闻者动容。但是他在正式的卖艺场合,竟是极少演奏这个曲子。惟是他卖艺回家的路上,或是行走在烟雨江南的小巷头,或是独行在运河如烟的柳色间,或是瑟索在东亭清冷的秋风里,或是徒步在锡城冬日的风雪中,或是静坐于惠山泉亭的冷月下,才独自信手拉出一声长叹,一任如泣如诉的琴音飘散在无锡城的空气中,说尽胸中的无限感慨,涌动心底最强烈的情感波澜。这样一个才艺何其卓绝的才子,他真是沧海的遗珠。然而他所面对的又是何等寂寞凄凉的人生。他的不幸人生是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缩影;他的悲惨生活是一个文艺家历尽磨难的现实写照。

  然而,阿炳又是幸运的。他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迎来了转机。1950年9月,中央音乐学院的杨荫浏教授到无锡采风,为阿炳录制《二泉映月》,《寒春风曲》,《听松》、《昭君出塞》,《龙船》,《大浪淘沙》计六个原创作品。这一振救性的动作,终于使他的作品得以流传下来,尽管相对于他所创作的270首曲目,六首曲目仅仅是极小的一部分,却可说历经大浪淘沙,沧海遗珠终见天日,命运总算是还给了他一个公道。尽管阿炳所遗留的作品只是很少的几首乐曲,却足以为中国民乐树起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华丹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