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绝世的风雅(七)
2021-08-26 10:30:4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说起阿炳就不能不说二胡。二胡本是胡人的乐器,来之于胡,故曰胡琴,传入中国已经一千多年的历史。二胡曲艺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到了近...

  说起阿炳就不能不说二胡。二胡本是胡人的乐器,来之于胡,故曰胡琴,传入中国已经一千多年的历史。二胡曲艺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到了近代,二胡演奏的人才辈出,二胡曲目的创作也同时出现高峰,优秀作品层出不穷。然而却没有一个作品能真正在艺术与内涵上同《二泉映月》媲美。《二泉映月》的创作水准之高,音乐旋律之美,思想内涵之深,受众之广泛,至今无出其右者。饱受欺凌,贫病交加的阿炳,双目失明的阿炳,既无可以傲人的学历,也无可供显赫的家声,就凭着一弓二弦,达到了前无古人的艺术高度,使后人高山仰止。

  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我偕同妻女再次来到惠山古镇。彼时已是秋声将近,亦晴亦雨,古镇里少了游人。我们沿着古镇的老街一路走来,两旁的祠堂罗列,古色古香的楹联牌匾,古雅古朴的亭台楼榭,断断续续的雨水直下屋檐。着实让人感受了浓郁的历史况味。沿着惠山寺的曲径回廊,直至泉亭。最先看到的是“天下第二泉”的题词,我于书法本是外行,除了觉得字体遒劲之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那一方清池,却早就是让我心驰神往的最爱。清泉从上池流至下池,泉花飞溅,清波漾漾。名闻天下的第二泉,水质清澈甘甜。在一个功利的社会里,想必早就是滴水如金了。未知穷困潦倒的阿炳是否有幸品尝过二泉的水。不知他是否曾经让清泉洗净一天的疲累,而后抚弦而奏,倾情入境。不知他是否真的有过“泉水虽甜,人生却苦”感喟。泉亭地处僻静,诚然是灵心静养的好场所。林涛里,月夜下,在二泉之侧运弓揉弦,一吐心声,确是极具风雅之事。是的,风雅,而且是绝世的风雅。哪怕他是一生失意落魄的瞎子,但凡他具有高尚的情怀与高绝的才华,风雅二字之于他而言,也绝不为过。《二泉映月》有一段深有意境的颤弓,连绵不断的音符如清流而泄寒潭,似微澜泛起盈盈月光。泉和月是《二泉映月》的主题意象,泉清而月明,泉流与月色交融,这也许就是《二泉映月》的精魄。《二泉映月》的旋律在往复回环的激荡高音之后,总是以原把位的中低音组合为下一节的乐曲进行铺垫,这样的旋律柔韧,也不乏刚劲,有时还略显俏皮活泼。生活于社会最底层的作者阿炳,自然有着清泉明月一样的洁净情怀。故此他的作品叹而不哀,怒而不惧,忧而不伤,反而时时表露出一种别样的超然达观。

  泉亭的四周悬挂着与惠山有些渊源的历代名人,有天子亦有学士,阿炳像亦在其中,他戴着墨镜的两个眼睛似乎深不可测。想必他应该是其中唯一的布衣之身了。以世俗的眼光看,他的身后确实已经享有无尚的荣光。于我却并不觉得此事的高明,也并不因此而替他觉得宽慰。我深谙一些名人的做派,于名山胜景留迹,借以沽名钓誉,是他们特有的嗜好。唯有阿炳凭一曲《二泉映月》,广播天下,竟使惠山变得流光溢彩,使二泉亦永不枯竭。而于他自己而言,可谓是生不沾光,死无得利。此中滋味,耐人斟酌。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华丹

辽ICP备19018940号-3 qiuy.com